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173、女妖想成亲,灭法国杀戮

173、女妖想成亲,灭法国杀戮

        陈江流洗完了澡,天色彻底黑了。

        陈江流哼着小曲,走至了禅房,静坐在蒲团上,敲着木鱼,「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女妖精一定要来找贫僧啊。」

        陈江流约莫念了半刻钟,便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凉风吹拂过。

        禅房的门自动打开了。

        一双纤细的嫩手缓缓伸出,摁在陈江流的肩上,缓缓往上移动,捂在了陈江流的双眼上。

        阵阵幽兰,双手柔软,温润如玉。

        陈江流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便置身在一处山洞内。

        山洞里,有水、有绿植花草、有阵阵香雾,十分的典雅,实乃是女子香闺也。

        「长老,这下你可逃不出手心了。」先前两名柔弱的女子,此刻显现了真身,穿着白色的纱裙,尽显妖娆,双眸盯着陈江流,露出贪婪。

        陈江流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惊吓道:「你…你们是妖怪?你们想干嘛?」

        「想成亲!」两名女妖直言道,丝毫不掩饰。

        陈江流连忙摇头,「贫僧乃出家人,怎能成亲?贫僧宁死不从!」

        「你愈反抗,我便愈兴奋。」两女妖笑吟吟的打量着石床上英俊不凡的陈江流,想要将其吃干抹净。

        「长老,您先自己待着,我们姐妹先布置婚房。」两名女妖说着便转身离去,将从人间采买的红衫红带布置起来。

        「阿弥陀佛!费那个劲干嘛?照贫僧所言,直接开始更好。」

        「阿弥陀佛!」陈江流不断的念着佛号,忍耐着。

        许久后,女妖终布置好了婚房,穿着轻纱,又来到石床旁。

        「长老,你要反抗吗?」

        「贫僧自要反抗的!」

        「你反抗不了的!」

        两名女妖说着便将陈江流五花大绑住。

        然后便见着一名女妖缓缓走近了陈江流,坐了下去。

        「嘶!」陈江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讲武德,偷袭贫僧!」

        正如妖精所说的,陈江流愈反抗,妖精更凶狠!

        两名妖怪轮番向陈江流发动攻势。

        陈江流装作败下阵来。

        两妖精,打败了陈江流,及其的有成就感,征服感。

        直至,陈江流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开了绳索,猛地站起身来,发动狂风暴雨般的攻势。

        两名女妖精脸色猛地一变,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他…不是不愿意吗?」

        ……

        夏去秋来。

        秋去冬至。

        春回大地,鸟语花香,万物复苏。

        山外的寺庙里。

        孙悟空吃着香蕉,猪八戒嗦着面条,沙和尚磕着瓜子,小白龙啃着甘蔗,百无聊赖。

        打牌,早就打累了。

        睡了整整几个月,早就睡懵了。

        「咯吱!」门开的声音。

        只见陈江流风尘仆仆的回来,眉目间可以明显的看到疲惫。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猛地惊起,「老师,进展不顺吗?」

        「顺,非常顺,太过顺利了!」

        「那两名女妖看似长得柔弱…哎,为师低估她们的法力了,车轮阵,为师差点招架不住。」

        「小白龙,过来给为师锤锤腰。」

        「是,师傅。」

        猪八戒连忙端来一碗汤,汤中蕴含的浓郁的元阳,「师傅,趁热喝了这碗万鞭汤吧。」

        「嗯,有心。」

        陈江流捧着万鞭汤,一饮而尽,美美的躺在床上,「歇半个

        月再走,歇半个月再走。」

        陈江流,这回是真的伤着了,有时候坐在暖阳下还在发呆,回味无穷!

        半月后。

        陈江流扶着腰上了马,继续向西行。

        密林山巅,两名女妖则是含情脉脉的看着陈江流远去,然后才回到洞中。

        两女妖回到洞中,将供奉的李靖、哪吒牌位砸的稀烂,然后按照指引,朝东海金鳌岛飞去了。

        春过夏至,芳草碧连天。

        陈江流师徒五众出了陷空山,向西行了三月有余,又看到了一城都。

        而就待陈江流师徒五众要入城时,却被一老叟妇人拦了下来。

        「不要走了,进去都是死路。」老叟连声道。

        猪八戒反问道:「这前边不就是城,怎就没了路?」

        那老叟妇人用手朝西指道:「那里乃是灭法国。那国王前生那世里结下冤仇,今世里无端造罪。数年前许下一个罗天大愿,要杀十万个和尚,近些年陆陆续续,杀彀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六个无名和尚,只要等四个有名的和尚,凑成十万,好做圆满哩。你们去,若到城中,都是送命王菩萨!」

        陈江流师徒五众听着老叟妇人的话,脸上皆是微微一变,「这灭法国王竟如此大的杀性?杀了九万多名和尚?不论如何…那都是人啊!」

        老叟妇人见着陈江流师徒五众脸上变色,便又道:「你们去,若到城中,是送命亡菩萨!」

        陈江丽微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老妇人,总算听明白其了是何意。

        让自己带着徒弟进入城中,化身送命亡菩萨,灭了灭法国!

        「与国王相比,观音菩萨,更狠!」

        陈江流脸上露出冷意,淡淡道:「贫僧西进便不劳观音菩萨费心了!」

        老叟妇人也未惊,摇身一晃上了云海,显现出菩萨法身,金芒闪烁,「这灭法国不尊佛门,肆意屠戮佛门弟子,乃十恶不赦死罪,金蝉子听令,汝等到城中,化身送命亡菩萨!」

        「亡***!」陈江流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就算灭法国屠戮佛门弟子,那也是当权者所造杀孽,跟一城百姓有什么关系?

        「金蝉子!」观音冷声呵斥。

        「贫僧自会弄清灭法国之事,诛杀首恶,用不着教贫僧做事!」

        「徒儿们,进城!」

        陈江流不在理观音,带着一众弟子大摇大摆进了城。

        一进城,陈江流便察觉到了数股不好的目光,偷偷看窥测。

        「这里的子民对佛门好像有很大的敌意啊!」

        陈江流继续行走,观览着灭法国主城街道。

        「师傅,这里似乎很穷啊…真的是一个国都吗?」猪八戒有些疑惑道。

        灭法国主要街道繁荣程度,甚至比不上以往见过的小镇。

        「是国都,超过千万的人族气运聚拢在这座城池里,不但是人族国都,还是较为大的国都!」

        陈江流师徒五众进了城,找了一饭馆吃饭。

        主人家见着是一群和尚过来,都吓的不敢接待。

        猪八戒掏出了一块金子,纵使如此,也不敢接待!

        连吓带唬,才让店主上了饭菜。

        陈江流坐在店中吃饭,周围皆是空座,诸多食客不敢靠近这边,仿若自己一行是猛虎,会吃人一般。

        饭菜较为清淡朴素,想必这灭法国本就没有什么好吃的。

        待陈江流师徒五众刚吃完饭,出了饭馆,便见着一队黑甲兵整齐有序跑来,手中举着长枪,散发着杀气,将陈江流师徒五众团团围住。

        「最后四个和尚,齐了!」

        黑甲兵长官直接将陈江流师徒四众拿下,并未押去大牢,而是拉到了菜市口,准备直接行刑。

        陈江流微眯着眼,还以为他们会将自己关进大牢等待一阵时间后才杀,没想到连审讯都不审讯。

        陈江流带着枷锁,静站在行刑台上。

        「将军难道不怕杀错了?」

        「杀错?那你们是和尚吗?」将军反问道。

        「是和尚。」

        「是和尚便好,杀错不了。」

        「准备行刑!」

        陈江流面色平淡,又缓缓道:「将军,贫僧若是你的话,便会先审讯一下。」

        「贫僧死了不打紧,但贫僧的死,会给灭法国带来灭顶之灾!」

        黑甲将军也被陈江流的话给唬住了,挥了挥手让手下,搜陈江流的行李。

        「将军,这是那和尚行李里的。」黑甲兵搜出了通关文牒。

        黑甲将军打开文牒,仔细端量起来,愈看,头上的汗珠便愈大。

        「大唐上国的人?唐皇御弟……」

        「幸亏没杀……」

        黑甲将军暂缓行刑,骑马飞奔进了皇宫。

        皇宫大殿。

        「陛下,臣抓住了四个和尚……」

        「抓住了?杀了便是,不用禀报了。」皇帝脸上露出喜色,杀了这四个和尚,便凑够了十万,大誓愿便完成了。

        「陛下,杀不得啊…那几个和尚是大唐的。」黑甲将军有些惶恐道。

        「大唐的?那个天朝上国?」

        「是的,陛下!」

        灭法国王脸上也露出了迟疑,「是大唐的僧人,确实不好杀……」

        灭法国距离大唐甚远,倒是不惧大唐,但杀了大唐色僧人,终归会引来麻烦的。

        灭法国才安稳了几年,不能生出乱来。

        「寻个机会,将他们驱逐出国境。」

        「是,陛下!」

        黑甲将军领旨,将陈江流师徒四众加上一白马收押,然后寻了一个空档,驱逐陈江流。

        陈江流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贫僧不走,贫僧要见国王!」

        「国王不见僧人,汝等尽快离去!」黑甲将军不耐烦的催促。

        「好吧!」陈江流不再与其争执,带着弟子离开。

        「悟空。」

        「是,弟子明白!」孙悟空嘿嘿一笑,手上的毫毛化成成百数千只蜜蜂向皇宫飞去。

        夜间,咔嚓声不断。

        一夜之间,灭法国皇宫所有的人都成了光头。

        顿时,皇宫产生巨大动乱,饶是国王,都慌乱无比,杀了无数僧人,自己却变成了光头,这是天罚吗?

        「不,朕,无罪!」

        灭法国王想到了昨日黑甲将军提起的大唐僧人,便命黑甲将军召他们入宫!

        清晨,带着帽子掩饰光头尴尬的黑甲将军寻到了陈江流师徒五众,脸上略显恐慌,「奉陛下旨意,召汝等进宫。」

        「早这样不就好了?」陈江流摇头轻拍了拍黑甲将军的肩膀,然后一道进了宫。

        皇宫,显得老旧,并无想象中的金碧辉煌。

        灭法国王在偏殿单独见了陈江流。

        陈江流远远的打量着灭法国王,心头不由一惊,「嗯…此君主周身竟有如此浓厚的紫气…人心所在,实乃明君之象,怎会是一个弑杀的人?」

        「汝便是大唐僧人?」灭法国王转身,静静的凝视着陈江流。

        「正是。」陈江流点头。

        「朕知晓汝心中有万千疑虑,甚至大骂朕是暴君,刽子手,杀

        僧魔,但朕却不在乎,你信吗?」灭法国王自顾道。

        陈江流未言语,从其态度,也看得出来,杀再多的僧也是不在乎的。

        「灭法国以前是宗教立国,什么是宗教立国,你知道吧?」

        「佛门掌控着国家,佛法兴盛至极,那时的灭法国到处都是佛庙,最次的佛庙,金身罗汉也有五百公斤,银五千公斤……」

        「纯金纯银!」

        「无数百姓食不果腹,一年辛勤耕作,所得连吃都吃不饱,所有的粮食,都被僧人收走了。」

        「灭法国,有一种虫,叫吸血虫,这种虫会叮附在动物身上,它不会直接吸死宿主,而是源源不断的吸血,动物被不断的吸血,便越来越虚弱,无了反抗之力。」

        「僧,就好比这种吸血虫。」

        「那年,朕不过五岁,灭法国干旱,产生了饥荒,朕在皇宫中饿的不想说话,饿的头晕眼花,皇室尚且如此,普通百姓惨状可想而知……」

        「而僧,却还在疯狂收敛粮食,绝情,冷漠……」

        「那场饥荒过去了,僧人统计的结果,全国饿死了仅一千人,被软禁的父皇悄悄告诉我,饿死的人,超过了千万……」

        「是他们逼着朕兵变,他们逼着朕起来反抗,那一夜,我与父皇、母后、弟弟、姐姐、妹妹赌上了一切,发动了兵变!」

        「万幸,成功了!」

        「父皇受伤,病重死了,我继承了皇位,成功登基了。」

        「我发下了大誓愿,再也不会让子民饿肚子!」

        「劳有所得,不再饥饿,朕所求的就这一点,而代价是杀十万僧!」

        「朕,拆除了所有的寺庙,所得纯金五百万公斤,银数千万!」

        「一夜,佛消失了,寺消失了,子民…富起来了!」

        「你懂吗?」灭法国王自顾的说道。

        陈江流听完灭法国王所言,双手缓缓合十,想高念佛号,却愧对千万饿死的同胞。

        陈江流现在大概明白了,为何灭法国王周身紫气浓郁了,那是民心所向。

        佛门奢靡,一座庄严宝刹便顶得上一郡财富,这并不少见。

        车迟国,也是这般。

        车迟国比灭法国要幸运一些,车迟国有虎羊鹿三国师,更有手段一些。

        灭法国与车迟国境遇十分的相似,宗教立国,宗教的利益凌驾于王朝利益之上,凌驾于亿万子民之上。

        「朕没办法,朕害怕,灭法国再被颠覆,子民又会再饿肚子……」

        /91/91977/20839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