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166、金翅大鹏逞威,阴阳毒龙钻

166、金翅大鹏逞威,阴阳毒龙钻

        陈江流斩了青毛狮子、黄牙老象,双眸缓缓的看向了云层。

        “咕呜!”一声悠扬的长鸣声,响彻狮驼岭上方,云层飘动,飓风卷积而来。

        只见,九天云海之上一头金翅大鹏雕展翅高飞,双眸锐利,锋利双爪向下抓来。

        孙悟空双眸微缩,手提着金箍棒向金翅大鹏雕打去,“师傅小心!”

        金翅大鹏雕双爪力道极其凶猛,一击下来,孙悟空后撤了数步,堪堪稳住身形,一脸忌惮,“这个大鸟竟如此强横?”

        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一同护在陈江流身前,双眸里同样露出忌惮,“连猴哥…都硬拼不过他?”

        金翅大鹏雕的身份已呼之欲出,狮驼岭三老妖之一!

        一道黑光闪过,金翅大鹏雕单脚站立在了树梢上,鸟脸人身,双眸中充满了怒火怒视陈江流师徒五众。

        金翅大鹏雕看上了孔雀公主,正在疯狂追求孔雀公主,一时不察竟被偷了家,二哥、三哥竟惨死陨落,这如何能忍?

        “金蝉子,就算汝是佛门弟子,吾也饶不了汝!”

        一声鹏鸟啼鸣,金翅大鹏雕祭出了钢叉,向陈江流突刺过去。

        孙悟空双眸一缩,飞身跳起,大喝道:“呆子、沙师弟、小白龙,保护师傅!”

        “是,猴哥!”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皆是应战,师兄弟四人合力大战金翅大鹏雕。

        交手数个回合,反倒是孙悟空师兄弟被金翅大鹏鸟压着打,丝毫占不了上风。

        陈江流静站在城门楼上,双眸凝视着金翅大鹏鸟,出声提醒道:“徒儿们,小心!”

        陈江流在佛门待了无数年,是知晓这金翅大鹏鸟的来历。

        金翅大鹏鸟在佛门中专吃八宝功德池中的八部天龙,每五百年便要吃一条龙,葬身其腹的龙,不说一千条也有八百条了。

        金翅大鹏鸟如此凶悍,佛门却拿其无甚办法!

        甚至佛门教主如来佛祖也要尊称其一声‘亲娘舅。’

        其中渊源,其中千丝万缕只与一人有关,孔宣!

        提起孔宣,便要说起远古龙汉量劫。

        龙汉量劫距今,已不知过去了多少元会,龙汉一词显得极其久远陌生。

        龙汉量劫,龙凤麒麟三族争霸,元凤族长受伤落于西方大地,偶遇了两道先天灵气,一为五彩灵光,二为阴阳之气。

        元凤族长引五彩灵光、阴阳二气入体,孕育两生命,孔宣为兄,金雕为弟。

        孔宣较为低调,隐世修行。商朝之主汤王有恩于孔宣,孔宣显现真身,于九天之上落下,这才有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自商汤时,孔宣便一直庇护着大商,直至封神量决战,大放异彩!

        封神量劫后期,孔宣为三山关总兵!

        孔宣以一己之力,打得阐教十二金仙望风而逃,副教主燃灯对上孔宣坚持不了一回合便落败,最为神秘的陆压道人对上孔宣,只能仓惶而逃。

        杨戬、哪吒、雷震子这种小辈,更是被孔宣徒手生擒。

        姜子牙面对孔宣,便是鸡蛋撞石头,毫无办法!

        乃至到最后,孔宣使得一手五色神光,向准提圣人发起攻势,将准提圣人收进了五色神光内,也多亏准提为圣人,借天地伟力,才破开五色神光而出。

        冥河老祖不出,洪荒传言,孔宣乃圣人之下第一人,天下之大,孔宣一人可往矣!

        圣人之下皆蝼蚁,准提圣人强势击败了孔宣,封了其神识六感,擒回西方,不要面皮的封孔宣为孔雀大明王菩萨!

        金翅大鹏鸟身为孔宣的同胞兄弟,也未逃得了准提的毒手,也被佛门强行收下。

        孔雀被封闭元神六感,偶然间吃了如来佛祖,如来佛祖破腹而出,故而才有了叫大鹏鸟‘娘舅’这一说法。

        佛门纵容金翅大鹏鸟,却是打着算盘,欲收服孔宣。

        孔宣被强势镇压,宁愿神识六感被封,也不愿降服…佛门。

        金翅大鹏鸟与孔宣一母同胞,又都为先天玄气所化,本事却有天差地别!

        孔宣以自身本源为基,祭炼了五色神光,三界五行之中,无物不刷,修为达到了准圣大圆满巅峰!

        而金翅大鹏鸟却聪明反被聪明误,强行剥离了阴阳二气,以阴阳二气炼制灵宝,阴阳二气瓶!

        阴阳二气离体,金翅大鹏鸟资质大跌,修炼到大罗金仙巅峰,便已达到了极限!

        大罗金仙巅峰,再加之其阴阳二气,也够其纵横三界洪荒了!

        但面对真正的大能,却是个笑话!

        九天云海。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联手与金翅大鹏鸟大战了数百个回合,处于劣势,节节败退。

        “好厉害的大鸟啊,打不过……”

        药师佛等隐于云海,见着金翅大鹏鸟厉害,便立刻传音道:“擒下金蝉子等,让其吃吃苦头!”

        金翅大鹏鸟高傲无比,冷瞅了药师佛一眼,“你在教我做事?”

        金翅大鹏鸟谁都不理,双翅煽动速度极快,突破孙悟空等人防守,伸出利爪,向陈江流抓去。

        “圣僧莫怕,俺老牛来也!”牛魔王眼疾手快,举起狼牙镔铁棍向金翅大鹏鸟的爪子上打去。

        砰!

        牛魔王只感觉一棍打在了金石上,打不动!

        但牛魔王这一击也使得金翅大鹏鸟的攻势偏离了方向。

        “乖乖,好厉害的金翅大鹏鸟,同为大罗金仙巅峰按照小老爷的说法,俺老牛战斗力五万,他起码有八万……”

        “贤弟,联手!”

        “好!”

        牛魔王显现出夔牛真身,声如雷,快如电,顶着锋利的牛角,向金翅大鹏鸟撞去。

        孙悟空挥舞着金箍棒,大罗金仙境法力尽数涌动,向金翅大鹏鸟进攻。

        牛魔王、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五人联手,才堪堪跟金翅大鹏鸟打成了平手。

        金翅大鹏鸟性子急躁与牛魔王等大战了数百回合,也失去了耐心,双翅煽动,卷起飓风,祭出了至宝,阴阳二气瓶。

        阴阳二气瓶口朝下,放出阴阳二气,产生极大吸力,两息间便将牛魔王、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等收进了瓶子中。

        金翅大鹏鸟大笑了两声,“只需一时三刻,他们便会化为浓血,金蝉子,汝觉得如何!”

        陈江流静站在城门楼上,面色平淡,不慌不忙,“不怎么样。”

        开玩笑,那牛魔王可是叔的得力牛腿子,岂能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陈江流不相信牛魔王,却相信魏叔,而且是百分百的相信!

        金翅大鹏鸟见着陈江流一脸无畏,便冷笑了一声,“金蝉子,汝还是这般死鸭子嘴硬,待会汝弟子全都化为了血水,看汝还如何嚣张!”

        陈江流面色淡定,“小鸟,不若咱们赌一把吧。”

        “赌?怎么赌?”

        “贫僧赌他们会安然无恙出来。”

        “呵!可笑!”金翅大鹏鸟冷笑了一声,纵横洪荒三界这么多年,还从未有修士能从自己这阴阳二气瓶中逃出。

        “贫僧若输了,引颈就戮。”

        “但贫僧若赢了……汝便为人族为奴为婢,永世不得反叛人族!”

        “好大口气,按照吾以往的脾气,当汝说出此话时,劳资就把你剥皮抽筋了!”金翅大鹏鸟冷声道。

        如今孙悟空等人皆是被擒,就算不跟金蝉子赌,也能擒杀了他!

        陈江流算到了金翅大鹏鸟的高傲,便惋惜的摇了摇头,“汝果然是胆小鬼,连赌也不敢赌,怪不得世人只知有孔宣,却不知金翅大鹏!”

        “你提他作甚!”金翅大鹏鸟听到孔宣二字瞬间炸了毛,周身爆发出浓烈的杀气。

        金翅大鹏鸟虽与孔宣为兄弟,但关系却是不好,当年便产生争议,到底是以自身本源为基,还是剥离本源炼宝……

        两兄弟谁也没能说服对方,选择了各自的道路,事实证明,孔宣是对的!

        孔宣威震洪荒,在万众修士遗忘了冥河时,称孔宣为圣人之下第一,而金翅大鹏鸟却仅能在小辈中耍威风……

        孔宣二字对金翅大鹏鸟来说,已然成了禁忌,敢提孔宣的早已被其灭杀了。

        陈江流嘴角露出不可名状的弧度,继续道:“呵呵,果然被贫僧说到了痛处,汝连汝兄长一根羽毛都比不上,汝等真的是兄弟吗?贫僧猜,若孔宣在这的话,定会接受贫僧的赌约!”

        金翅大鹏鸟心中已经被怒火填充,愤怒的真想一爪子撕碎金蝉子。

        “好,好,好,吾便接受汝的赌约,若他们能安然出来,吾就是人族的奴婢,永世不得反叛!”金翅大鹏鸟定要证明自己不亚于孔宣!

        陈江流微微一笑,“发誓!”

        “大道在上……”金翅大鹏鸟果真是被气昏了头,直接越过了天道,向大道起誓。

        云海上,药师佛、弥勒佛却慌了神,让金翅大鹏鸟给孙悟空等一些教训便可,若真的杀了他们,让其化成血水,势必影响佛门大计!

        事关取经大计,事关西方大兴之计,万万不可出现差错的!

        药师佛、弥勒佛刚想出声制止,一旁的文殊、普贤却发现了金蝉子文字漏洞,“师兄不必着急,孙悟空他们缺胳膊少腿出来,便不算安然无恙。”

        药师佛、弥勒佛沉思片刻,会意点头,“便让他们吃些苦头吧!”

        赌约既成,狮驼城门上一片寂静,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阴阳二气瓶内,充斥着无数阴阳气流,修士进入其中,上不知天,下不知地,中不知东西南北方位。

        无数的阴阳二气向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道躯上袭去。

        猪八戒躲闪不及被阴阳二气击中,只感觉手臂软绵绵的,几乎拿不稳兵器。

        猪八戒脸色骤然一变,连忙大叫道:“猴哥,猴哥,你在哪,疼死俺老猪了。”

        “猴哥,猴哥。”

        “呆子,别叫了,猴哥在这。”孙悟空到处摸索,费了好大劲才聚齐了师弟们。

        猪八戒哭丧着脸,“猴哥,这气流有点不对劲啊,打身上像针扎一样,要不赶紧逃出去,俺老猪怕一会流血而亡啊。”

        沙和尚也跟着道:“是啊,猴哥,这好古怪啊。”

        小白龙虽沉默不语,但额头上也冒出豆子般大的汗珠,自从被收进来,龙躯被打了数次,若非法力压制,估计此刻都流三升血了。

        孙悟空拿着金箍棒到处戳了几下,大喊:“大大大!”

        这片空间诡异至极,仿若没有尽头,金箍棒也破不开这片空间。

        孙悟空虽神通广大,本领高强,但面对这诡异灵宝,也是无计可施。

        “牛大哥,咱们现在应当如何?”孙悟空目光看向了牛魔王。

        牛魔王也在观察着这片诡异空间,脸上却露出了神秘笑容,“不慌,看俺老牛的!”

        牛魔王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钻头。

        “这是?”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见着牛魔王拿出的形状奇怪灵宝,脸上都露出了疑惑。

        牛魔王嘿嘿一笑,“这个宝贝叫阴阳毒龙钻,本来俺还不知道给俺这个宝贝的用处,现在知道了。”

        阴阳毒龙钻,自然是魏叔玉给牛魔王的。

        阴阳毒龙钻,位属后天灵宝,乃是魏叔玉以阴阳本源之力加无数人道气运炼制而成,灵宝杀伐威能一般,防御也一般,攻守都不太行。

        但却有唯一特点,钻!

        毒龙钻,最擅长钻!

        牛魔王手掌一伸,一座黄色的宝塔立于掌心,随后一抛,扔至了半空。

        黄色宝塔垂下缕缕金色光芒,在牛魔王一众道躯上形成一层防护。

        猪八戒、沙和尚不禁瞪大了眼,“这宝塔怎么有点眼熟呢?”

        牛魔王随口道:“不用眼熟,这宝塔就是托塔李天王那个,不过现在姓牛了,嘘低调,低调!”

        “接下来便看俺老牛的!”

        “阴阳毒龙钻!”牛魔王手持着钻头,大罗金仙法力涌入其中,钻头开始疯狂旋转起来。

        牛魔王随意找了一个方向,便开始卖力钻了起来。

        这瓶内空间乃阴阳二气形成,而阴阳毒龙钻则是更为精粹的阴阳本源祭炼而成,对破开阴阳气流来说,十分简单!

        “哈哈,好宝贝,好宝贝!”

        ……

        狮驼城门楼上。

        金翅大鹏鸟已等待了一时三刻,听不着瓶内的动静,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他们已经化成了脓血,金蝉子汝输了,快快引颈就戮!”

        金翅大鹏鸟伸出利爪,便要将陈江流撕裂成碎片。

        云层上,药师、弥勒早就侯在一旁,开口道:“保护金蝉子!”

        狮驼城门楼上,陈江流面对金翅大鹏鸟的利爪,丝毫不劈开,也开始大笑起来,“哈哈哈!”

        大鸟身后陡然出现五个黑点,黑点愈发变大。

        “大鸟,休得伤俺师傅!”

        “吃俺老孙一棒!”孙悟空挥舞着金箍棒劈向了金翅大鹏鸟头。

        “吃俺老猪一耙子!”

        孙悟空、牛魔王、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皆是祭出了兵器,不约而同的打向了金翅大鹏鸟头。

        金翅大鹏鸟转头,看着毫发无损的孙悟空等人,不由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甚至忘了防手。

        轰!

        一阵闷响,金翅大鹏鸟像断了线的风筝,被狠狠的打落九天,坠下了山岭。

        一声鹏鸟啼鸣,金翅大鹏鸟受了轻伤,重飞至九天,双手颤抖的指着孙悟空一众,“汝等…汝等…是如何逃脱吾的阴阳二气瓶的?”

        “这个问题便让贫僧来回答吧!”

        “一个残缺了的灵宝也想困住贫僧的徒儿?”

        “承认汝兄长的优秀,就这般难吗?”

        “狂妄自大,汝败实乃咎由自取!”

        “小鸟,汝打赌已败,还有何话说?”陈江流立于城头,大声质问。

        “吾…吾…吾……”金翅大鹏鸟慌了神,如鲠在喉,却说不出话来,方才可是像大道起的誓言,难不成真的给人族为奴为婢?

        那比杀了金翅大鹏鸟还要难受!

        “金蝉子,休要多说,汝要有能耐便杀了吾!”金翅大鹏鸟沉声道。

        “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

        “贫僧让你给人族为奴为婢,永世不得背叛,就算如此,汝也永世不得赎罪,死去的亿万人族也不会宽宥汝!”

        “这狮驼岭人族乃青毛狮子、黄牙老象所吃,关吾何事?众所周知吾只吃龙!”金翅大鹏鸟咬牙还在狡辩。

        “就算汝未直接杀吾人族,汝也是帮凶,还妄想开脱?”若非这金翅大鹏鸟未直接对人族出手,陈江流岂会与他废话,早就杀了。

        而且魏叔让牛魔王来这,似乎也并非仅仅为了杀青毛狮子、黄牙老象……

        “只吃龙是吧?八戒把发叟了的馒头拿出来!”

        “吾陈江流以人族名义,让汝金翅大鹏吃了这些馒头!”

        陈江流话音落下,金翅大鹏鸟便感觉身躯陡然出现一股巨大的压力,这是大道誓言枷锁……

        “士可杀,不可辱!”金翅大鹏鸟气氛欲绝,显现出原型,        朝着狮驼岭山体撞去。

        轰!天崩地裂,飞沙走石无数。

        金翅大鹏鸟不堪受辱,要自我了结。

        陈江流叹了一口气,“死吧,去死吧,汝死后,世上仅有孔宣一人为凤族正统,汝一辈子无法超越孔宣,英明的哥哥,愚蠢的弟弟……”

        果然,金翅大鹏鸟听着陈江流的嘟囔,本来是用头再撞山体的,巧妙发生了偏移,改用身躯撞山体。

        金翅大鹏鸟咬牙切齿,“放屁,我不比孔宣差!”

        “我…我…我,吃!”

        陈江流可谓是将这个金翅大鹏鸟的心思,拿捏的死死的。

        陈江流审判了青毛狮子、黄牙老象的罪责,打的其灰飞烟灭,至于这金翅大鹏鸟便交给叔发落。

        /91/91977/20839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