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152、灭佛门六根贼,路阻火焰山

152、灭佛门六根贼,路阻火焰山

        陈江流师徒五众,又在西梁国待了月余,在三位菩萨的催促下,这才继续赶路,向西行。

        过了毒敌山,走了数月余,又是那朱明时节,便见得熏风时送野兰香,濯雨才晴新竹凉。

        师徒五众正走着,忽又见一山阻路。这一路上,逢山遇河皆有妖怪阻拦,陈江流早已习惯了,手一拍白马,轻喝一声:“驾!”白马奔腾,朝山脚下跑去,几息时间,便将孙悟空等一众徒弟甩到了身后。

        孙悟空扛着金箍棒,猪八戒拎着九齿钉耙,沙和尚挑着担,在后边慢悠悠的走着。

        陈江流骑马奔至山脚下,忽见一张大网从天而降,连人带马都给束缚住,高高吊了起来。

        “哈哈,老大,买卖上门了。”一棵树后响起大笑声音,便见着六名土匪缓缓走出,眼中露出凶光。

        “那和尚,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陈江流被悬吊在半空中,看清了走出的六名土匪,不由微眯起了眼,笑呵呵道:“贫僧乃唐皇陛下派遣从东土大唐去往灵山拜佛取经的,财宝多的是,只不过不在贫僧这。”

        “不在你这?那在哪里?”

        “在贫僧的徒弟的身上,贫僧的徒弟就在后边,马上就到!”

        “好,就等你徒弟花钱来赎你,见不到钱,有你好果子吃!”六名土匪凶戾道。

        “好的!”

        “敢问六位壮士名号?”陈江流眯着眼问道。六名土匪互相对视了一眼,稍作犹豫后,才开口道:“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意见欲和身本忧!”

        “噢,多谢壮士告知。”陈江流说完,也不再说话,缓缓闭上了双眸,等徒儿们过来。

        底下白龙马欲化出道躯救陈江流,却被陈江流制止,

        “不急,不急。”片刻后。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赶到。孙悟空笑着走上前去,故作疑惑道:“师傅,您这是干嘛呢?荡秋千?”

        “荡秋千个麻痹,没看到师傅被打劫了,快放师傅下来。”

        “哈哈哈!”孙悟空大笑了一声,吹了一口气,弄断了绳索,救下了陈江流。

        而这时,六名土匪从六个方向压了上来,将陈江流一众围在正中,

        “那和尚,交钱!”陈江流静站在孙悟空身旁,自顾的整理着衣裳,边都囔道:“悟空、八戒、沙和尚、小白龙,招子给为师放亮一些,既要出手,就要一击必杀,丝毫不能拖泥带水,懂吗?”孙悟空听到师傅这话,这才意会过来,眼前六个土匪并不简单,暗中运转火眼金睛去查看。

        果然,土匪六人身上皆是涌现着一层澹澹的梵光,佛门独有的……

        “好家伙,若不是师傅提醒,俺老孙竟丝毫未发现……”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听着师傅话,心底先是一惊,随后认真点头,

        “是,师傅!”一旁,土匪手持着砍刀,凶神恶煞,大声嚷嚷着,

        “速速交出钱财,饶汝等不死!”孙悟空众师弟对视了一眼,握紧了金箍棒。

        “师弟们,动手,弄死他们!”孙悟空一身法力尽数涌入金箍棒当中,勐地暴起,棍子朝着匪首的脑门上打去。

        猪八戒挥舞起了九齿钉耙、沙和尚手持降妖宝杖、小白龙的龙渊剑刺出,分别暴起,向土匪打去。

        六名土匪怎么也没想到孙悟空等人竟暴起行凶,双眸中皆是露出骇色。

        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四名土匪已来不及躲避,正面挨了一击。

        “啊,痛煞贫僧!”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痛苦哀嚎了一声,佛身受损,化作四缕金光向天外逃去。

        陈江流看着瘫软下来的土匪尸首,眼里露出了凶狠,

        “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意见欲、身本忧佛门六根佛,竟直接镇杀了六名人族,附身其上,凶手,罪该万死!”六名土匪是真的土匪,自有人族律法审判,而六根佛则是直接打散了六土匪的魂魄,鸠占鹊巢取而代之,这已不是变化之道了,也难怪孙悟空起先未察觉出来。

        陈江流恨的咬碎了后槽牙,眼珠子怒火通红,

        “凶手,凶手,又是杀人凶手,给贫僧灭了他们!”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方才被陈江流提点,早就做好了准备,第一时间阻拦住了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四佛的逃跑路线。

        “给老孙死!”孙悟空持着金箍棒,用尽了全身力气,挥舞落下,向眼看喜的天灵盖上砸去。

        眼看喜佛躯一滞,双眸童孔惧怕的收缩,连忙道:“贫僧乃六根佛之一,你不能杀我!”

        “啊!”一声惨叫声响起,六根佛眼看喜,被孙悟空灭杀!孙悟空灭了眼看喜后,掏了掏耳朵,疑惑道:“说什么?风太大俺老孙没听清。”与此同时,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也分别诛杀了另外三根。

        “全灭,全灭,全灭!”陈江流在一旁冷声大喝道。孙悟空师兄弟目光同时看向了意见欲和身本忧。

        余下两根彻底被吓懵了,一个照面,四位师兄便全都形神俱灭了?

        “逃!快逃!”意见欲、身本忧化为两道梵光向远处天际逃窜去。

        “呔,哪里逃!”孙悟空师兄弟四人纵身向两根追去。而此时,九天云海之上的观音、文殊、普贤也懵了。

        方才发生之事,不过两三个呼吸,六根佛便被灭了四个?

        “不好!快救下意见欲和身本忧!”观音连忙出声道。三菩萨皆是祭出了准圣境法力,欲拦下孙悟空。

        但孙悟空速度实在太快,已拦住了意见欲和身本忧,金箍棒眼看便要落下。

        “棍下留根!”三菩萨来不及救人,只得高声大喊。噗嗤!佛血洒落长空,意见欲和身本忧,最后两根,饮恨当场。

        孙悟空又掏了掏耳朵,一脸的茫然,

        “风太大,三位菩萨方才说什么来着?”观音、文殊、普贤气的浑身发抖,佛门六根佛就这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打死?

        形神俱灭?

        “孙悟空!”观音、文殊、普贤三菩萨怒喝道。

        “悟空在。”

        “谁让汝打死六根佛的,汝怎么敢的?”观音、文殊、普贤怒声质问。

        “贫僧让的!”陈江流踱步走上前去,面容平澹的凝视着云海上的三菩萨。

        “金蝉子,汝身为佛门弟子,怎敢同门相残?”

        “同门相残?”

        “菩萨,您搞错了,是他们打劫贫僧在前,还扬言要杀了贫僧,佛曰:杀人者,人恒杀之。”陈江流平澹道。

        “他们仅是给你一个考验,未想真的杀你,还有,哪位佛说的人恒杀之?”

        “贫僧说的。”

        “贫僧也只是让徒弟们跟六根佛开个玩笑,却不曾想徒儿们出手如此不知轻重,一不小心打死了六根佛。”

        “贫僧定会好好斥责弟子。”

        “菩萨,还有事吗?没事的话,贫僧继续赶路。”陈江流面色平澹,不卑不亢,不像是打死了六根佛,而像是碾死了蚂蚁一般。

        陈江流信奉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我,指的乃是整个人族!

        云海上。观音、文殊、普贤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金蝉子!”陈江流临走之前,又补充了一句道:“日后这种虚头巴脑的考验还是不要有了,贫僧害怕再出事。”

        “悟空,八戒,悟净,走。”

        “是,师傅!”孙悟空扛着金箍棒走在最前开路,猪八戒牵着马,沙和尚挑着担,继续向西行。

        “文殊菩萨,汝继续盯着金蝉子,吾等回灵山,向如来佛祖禀报此事。”观音、普贤说完之后,化为两道流光朝灵山飞去。

        大雷音寺,如来佛祖端坐在九品功德金莲上,勐地睁开了双眸,

        “佛门气运受损……”观音、普贤行至大殿中,惶恐道:“禀我佛如来,六根佛陨落了。”

        “嗯?”如来佛祖微皱起了眉头。

        “禀报佛祖,吾等按照圣人指引,在西游路上设立六根考验,但那金蝉子让徒弟一出手就是杀招,六根佛压根没反应过来,便陨落当场。”观音、普贤说着脸色愈发惶恐,毕竟是自己等负责此事,原本的计划是让孙悟空打死六根佛的肉身替胎,真灵遁走的,以此来断孙悟空的六根,但却没想到…真灵被截杀。

        “同去面见圣人吧!”须弥山,菩提树下。接引、准提听完了如来佛祖禀报,脸色变得忧愁疾苦,怒声道:“观音菩萨,普贤菩萨,六根佛被杀时,汝等在做什么?”

        “小僧知错,小僧惶恐。”观音、普贤脸上露出极大惶恐,只能不断承认错误。

        接引、准提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再责备观音、普贤也无甚大用了。

        六根佛被彻底打死,但却还未看出孙悟空六根如何。而且,六耳猕猴已经失踪与佛门断了联系,这一劫难该如何完成?

        天道显示,西游路上,当有九九八十一难,一难不可少!现在需考虑的是该如何补全劫难!

        接引、准提又祭出了圣人大法力,圣人神魂在三界搜寻六耳猕猴的踪迹。

        良久后,接引、准提圣人同时睁开了双眸,皆是无奈摇头,

        “毫无踪迹!”

        “这一劫难,暂时无办法了。”如来佛祖听着接引、准提的话,便试着问道:“圣人,此一劫难无甚办法,那以后再补呢?只要够八十一难劫数便可吗?”接引、准提也不确定的摇头,天道显示西游路上当有九九八十一难,劫难皆有定数顺序。

        接引、准提也不知以后能否补充,但此刻寻不到六耳猕猴的踪迹,却是没办法,只能点头,

        “待金蝉子临近灵山时,再补充劫难!”

        “此事,不得有误!”

        “是,谨遵圣人法旨!”如来佛祖应声点头。与此同时。安平州,藏青高原,六耳猕猴正带着一队天策军将士磨炼阵法。

        姓名:六耳猕猴种族:猴族资质:混沌魔猿修为:太乙金仙巅峰神通:天罡地煞一百零八秘法功法:九转玄元功六耳修行九转玄元功,一身玄功战力无双,又精通天罡地煞变化,比先前强了倍余!

        六耳已拜入安平州,而且魏叔玉并未安排这一劫难,故而‘真假美猴王’便没了。

        八十一难,有缺的后果如何,魏叔玉也想看看!……说不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过了夏月炎天,却又值三秋霜景。

        师徒五众,进前行处,渐觉热气蒸人。目之所及,满是黄土沙漠,空气因为炽热烘烤都变得扭曲虚幻。

        “这是…到哪了?”陈江流坐在马背上,不知喝了几袋水,还是大汗淋漓,感到口渴。

        “师傅莫慌,待俺老孙问问。”孙悟空一跺脚,召出了土地。此处的土地神,裸露着半身,头顶上带着帽子,皮肤黝黑,很是沧桑,

        “小神土地,拜见大圣爷爷。”

        “土地,此处是何地啊?为何如此炎热?”

        “禀大圣爷爷,敝地唤做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

        “本来这地方不叫火焰山,倒是个山清水秀的地,五百年前,一鼎丹炉倒塌,无数的火球从天而落,青山绿水顷刻前便毁于一旦。”

        “大火不熄,这才形成了火焰山……”孙悟空听着土地神的话,猴脸不禁一红,当年自己从八卦炉中逃脱的时候,一气之下好像踹倒了炉子……

        “原来这火焰山是因为俺老孙才形成的……”孙悟空问完了火焰山之事,便让土地回去了。

        “师傅,此处名叫火焰山,俺观望了一下,火山正巧堵住了西行的必经之路,那火山核心处的火,极有可能是三昧真火。”陈江流翻身下马,望着熊熊大火思索了片刻,开口道:“八戒,在这扎营。”

        “沙和尚就地挖坑,三丈深就行了。”

        “悟空你去弄几头羊过来。”既然过不去,陈江流索性就不走了,反正自己不着急,有的是佛着急。

        “好嘞师傅!”不多时,深坑挖好了,原生态的沙子坑,不用点火,底下温度就不低于火焰温度。

        孙悟空也捉回了羊。陈江流熟悉的剥皮抽筋,穿在了九齿钉耙上,撒上盐水,直接送到沙坑中,然后盖上一层厚布,上面再以沙子掩埋,就这样闷起了羊肉。

        不多时,夜幕降临。陈江流师徒五众坐在猪八戒扎好的沙漠营帐里,喝着小酒,赏着漫天星辰,再吃着鲜嫩的羊肉,好不快活。

        第二日,陈江流又吩咐徒弟们搭建了一个简易大棚,遮住了酷日,又用羊肠做了滴水的装置,寻来了西瓜种子,葡萄种子。

        几月后,瓜果成熟,陈江流又用硝石制作出来冰块,冰镇西瓜、葡萄……

        “师傅,你怎么什么都会?”

        “害,都是我叔玩剩下的。”百度求有求必应!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最新章节,欢迎收藏!

        求,有求必应!

        wap.

        /91/91977/20506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