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145、血道长河,亚圣烛龙,棋局对弈

145、血道长河,亚圣烛龙,棋局对弈

        四海交汇,海面低空上。

        烛龙龙躯满是疮痍,血丝顺着手掌,一滴一滴落入海中。

        此刻,烛龙已是强弩之末,体内法力紊乱,伤势严重,无力再抵挡住盘古幡一击。

        烛龙心底生出巨大的无力感,「圣人之下,皆蝼蚁……」

        「若吾能完成第九变,达到亚圣境,或许便不会落败了……」

        烛龙完成第八变,已触摸到第九变,可惜没机会了。

        海面上。

        黑衣元始手持盘古幡,面色阴冷,「请烛龙道友赴死!」

        轰!轰!

        盘古幡白光闪烁,又发出了两道白光,无上杀机朝着烛龙袭去。

        烛龙不甘的闭上了双眼,伤势之重,无论如何避不开了。

        海水下,四海龙王感知着烛龙老祖宗气息微弱到了极致,心中慌乱如麻,「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老祖宗啊!」

        砰!

        就在盘古幡气即将轰在烛龙龙躯上时,天地间陡然涌现一条血色长河!

        血河撕裂虚空而来,两把血道杀剑飞出,释放无穷凶煞之气,阻挡住了盘古幡杀机。

        黑衣元始瞧着血道长河,脸色阴翳下去,冷声道:「冥河!」

        虚空裂缝继续扩大,十二品业火红莲缓缓飘出,幽丽火红,莲台上坐着的正是冥河老祖!

        「冥河见过玉清圣人。」冥河现身,行了一个不痒不痛的礼。

        「冥河汝敢拦吾?」

        「冥河不敢,冥河来此只为止战!」冥河老祖亚圣气息绽放,道韵似涟漪一般,激荡传遍洪荒!

        一时间,洪荒天地震动,诸多隐世不出的大能,皆是震惊。

        「冥河老祖…他怎会来了?」

        「竟是冥河老祖?」

        「冥河老祖方才拦住了玉清圣人恶尸的杀机?」

        「冥河老祖创造阿修罗一族,又创立阿修罗教,亚圣修为,实乃圣人之下第一人啊!」

        「自紫霄宫讲道结束后,便从未见过冥河老祖行走洪荒三界,今日竟出世了?」

        一时间,洪荒三界中议论纷纷。

        冥河老祖实在太过强横,不但修为高深,更有元屠阿鼻两大先天杀剑,又有防御至宝十二品业火红莲。

        「冥河老祖与玉清圣人的恶尸,究竟是谁厉害?」

        洪荒三界诸多修士皆是注目海面之上。

        黑衣元始天尊脸色阴翳,准圣大圆满法力涌入盘古幡中,继续发出无上杀机,目标直指烛龙!

        冥河老祖端坐在十二品业火红莲上,亚圣法力同样涌动,「血河杀剑!」

        元屠阿鼻两把先天杀剑飞起,护在烛龙身前,盘古幡气虽强,但操纵者是准圣大圆满法力,是不如冥河这个亚圣的!

        幡气杀机又被冥河给挡住!

        黑衣元始天尊怒了,「冥河道友,汝是何意?」

        冥河面色平淡,缓缓道:「本座前来止战。」

        「烛龙,乃四海水族领袖,烛龙若死,洪荒必乱,本座不忍心看到四海混乱!」

        待冥河话音落下,便见着九天之上出现一大片阴翳,紧接着便是鹏啼鸣与鲲的长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北海鲲鹏,特来止战!」

        鲲鹏展翅高飞,飓风在双翅之下,一缕冰色光芒闪过,落至海中,化为鲲,掀起了亿万层海浪。

        黑衣元始天尊脸色更黑,「鲲鹏,有汝什么事?」

        就待鲲鹏到之后,天地间又浮现出一股厚重绵延之力。

        只见镇元子手持地书而来!

        镇元子抛出了地书,霎时间沟通了大洋无量海水,形成了一道蓝色结界,将烛龙护在其中。

        「镇元子,特来止战!」

        元始天尊与镇元子私交不错,见着镇元子也来阻止自己,脸色更黑,「镇元子,汝也要阻止吾?」

        镇元子脸上露出无奈,「烛龙道友或许要死,但绝不能是玉清圣人来打杀。」

        「对不住了玉清圣人。」

        冥河老祖,亚圣修为,手持元屠阿鼻杀伐至宝,身下十二品业火红莲防御至宝。

        鲲鹏,准圣大圆满修为,手持极品先天灵宝,河图洛书。

        镇元子,准圣大圆满修为,手持大地胎膜地书,护住烛龙!

        元始天尊恶尸准圣大圆满修为,手持先天至宝,面对冥河、鲲鹏、镇元子也是心生忌惮!

        黑衣元始天尊也知道,自己强势出手打杀烛龙,坏了天地规则,使得洪荒诸老牌大能新生忌惮。

        黑衣元始天尊收起了盘古幡,冷声道:「烛龙,还回吾阐教至宝,今日事了。」

        烛龙缓缓摇头,「至宝?什么至宝?不知道。」

        「从来没见过至宝。」烛龙早就把宝贝献给了魏叔玉,手里哪还有至宝。

        「找死!」黑衣元始天尊骤然暴起,发出数道混沌杀机。

        业火红莲、河图洛书、地书大放光芒,同时护住烛龙,再次抵挡住了盘古幡杀机。

        镇元子与冥河、鲲鹏之间有大仇,但此刻却都没言语,目标一致的护住了烛龙。

        烛龙浑身伤势,向冥河、鲲鹏、镇元子行礼,「多谢道友!」

        「不必言谢,吾等不是在救你,而是救自己!」冥河、鲲鹏、镇元子皆是出声道。

        烛龙脸上露出无奈苦笑,心底迸发出强烈的不甘,「大哥,大哥啊,如果大哥遇到了这样的绝境,又当如何?」

        烛龙心底大声质问,悲愤交加,怎么也想不到当年辉煌无比的龙族,竟沦落成这样。

        「吾龙族…竟衰败至此了吗?」烛龙识海里响起了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

        烛龙听着声音,神情先是一滞,随后震惊道:「大哥,是你吗?」

        「祖龙第九变真谛,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方可完成第九变,证得龙皇道果!」威严龙音响起。

        烛龙双眸里露出了失落,并不是大哥活了过来,而是祖龙九变中的传承提醒……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吗?」烛龙仿若抓住了那虚无缥缈的证道之机。

        四海上。

        烛龙缓缓睁开了双眸,眸底精芒闪烁,由先天道躯化为了龙身。

        巨大的龙身,落入海面中,随后卷积着亿万重海面冲天袭起。

        「本源,燃烧!」刹那间,烛龙龙躯上燃烧出火红光芒。

        硕大的龙身,一会卷积起海水,一会又扎入海中,连续的浮跃,下潜。

        「烛龙他这是要自行兵解入轮回?」

        「燃烧本源?」

        冥河、鲲鹏看不懂烛龙在干什么,镇元子也无奈摇了摇头,三人联手或可抵挡住玉清圣人恶尸,但烛龙自行兵解入轮回,那便没办法了。

        潜龙在海,烛龙身上不停的流着鲜血,龙鳞在一片片脱落…气息短暂兴盛后,便迅速跌落……

        四海龙王咬碎了后槽牙,眼珠子变得通红,「老祖宗!」

        「您千万不能有事啊!」

        海面上,烛龙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直至最后一次跳跃,浑身龙鳞几近掉光,生机薄弱至极。

        哗啦。

        烛龙硕大的龙身无力的跌入至海中,生机彻底消失不见。

        半刻钟,一刻钟,烛龙已死,再也不会跃出海面了。

        一代龙族霸主,就这般被逼的陨落。

        冥河、鲲鹏、镇元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圣人之下皆蝼蚁。」

        黑衣元始天尊也感知不到烛龙气息了,见其临死都未交出灵宝,脸色铁黑至极。

        此刻正值量劫,黑衣元始天尊神识受限,探查不到灵宝所在,无甚办法,只能待量劫结束后寻回。

        黑衣元始天尊转身,欲离去。

        冥河、鲲鹏、镇元子转身,也欲离去。

        而就在这时,平静的万里海面,陡然间汩汩冒泡。

        嘟嘟嘟,咕噜。

        百万里海面,冒泡愈来愈大,像是水沸腾了一般。

        轰!

        一颗浑圆火红的珠子冲出海面,凌立在九天高空上。

        珠子火红,像太阳般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有着无上的龙息从珠子内散发!

        哗啦啦!

        平静的海面,掀起滔天骇浪,一条水龙卷冲天而起,水龙张开大口,一口将红色珠子吞下!

        漫天雨幕散落,大海归之平静。

        烛龙静悬立在海面高空之上,一身道衣完好如初,无丝毫伤势,周身龙息内敛,双眸变得更加深邃,气势与之前发生了极大的差别!

        冥河、鲲鹏、镇元子感知到烛龙气势,双眸皆是微微一缩,沉声道:「他超越了祖龙……」

        「烛龙竟达到了亚圣境!」

        镇元子心头亦是猛地一颤,「烛龙竟先达到了这一步……」

        烛龙老祖静立在海面上,亚圣气势尽出,心底默默道:「大哥,多谢了!」

        四海海面下,四海龙王一脸呆滞的凝视着老祖宗,「老祖宗…突破了?」

        「老祖宗超越了祖龙族长?」

        海面上,黑衣元始天尊脸色更加阴翳,贵为圣人,拥有着掌控天地的力量,竟不能碾死一只蚂蚁?

        这对元始天尊来说,是巨大的耻辱!

        轰!

        盘古幡继续摇动,无数混沌杀气涌出,以铺天盖地之势,向烛龙打去!

        「水泽…国度!」烛龙老祖缓缓抬起了手掌,漫天海幕冲天而起。

        水泽国度里的海魂皆是升华,真龙魂、鲸鲨魂、神龟魂不断飞出。

        轰!

        轰!

        盘古幡杀气与水泽国度相撞,无上道韵激荡,席卷三界!

        这一相撞,烛龙老祖仅弱了半筹!

        亚圣,已无限接近于圣人,而黑衣元始作为恶尸,不过准圣大圆满修为,难以祭出盘古幡真正的威能!

        黑衣元始天尊见着烛龙接下了盘古幡杀气,脸色更加铁黑,心头震怒无比。

        「还回灵宝,此间事了!」黑衣元始天尊声音依旧冰冷。

        烛龙面色淡然,缓缓摇头,「从未见过汝阐教灵宝。」

        「好,好,很好,量劫之后,自有清算!」

        黑衣元始天尊放出一句狠话,转身离去。

        如今烛龙已突破至亚圣,玉清圣人仅凭借三尸,无论如何是拿不下烛龙了,除非本尊出手!

        封神量劫结束,道祖便颁布了诏令,圣人不可游走洪荒,玉清元始天尊还不敢挑战道祖的威严,只能愤懑离去!

        黑衣元始天尊离去,四海恢复了平静。

        冥河、鲲鹏、镇元子目光都看向了烛龙,祝贺道:「恭贺烛龙道友突破亚圣境。」

        烛龙微笑回礼,「如论如何,吾烛龙欠三位道友一个因果,若有需要,随时可告知烛龙。」

        冥河、鲲鹏、镇元子缓缓点头,「烛龙道友,告辞了。」

        说罢,冥河、鲲鹏、镇元子俱是划破虚空离去。

        镇元子临走前,凝视了一眼冥河、鲲鹏,红云贤弟杀身之仇,暂时报不了……

        冥河、鲲鹏同样回了镇元子一个冷芒,丝毫不惧!

        ……

        四海龙王带着无数龙子龙兵,冲出了海面,大笑着行礼,「吾等恭贺老祖宗达到桎梏境!」

        「老祖宗达到亚圣境,日后洪荒万族再也不敢欺凌吾龙族!」

        「滔天之幸也!」

        烛龙静立在海面上,感知着体内的汹涌的法力,心底也不禁感慨道:「大哥,吾达到了这一境界……」

        「当年大哥陨落时,也是这一境界吧……」

        三族长族长,在外界看来是准圣大圆满修为,但烛龙此刻知晓,并非……而是更高的亚圣!

        龙族有祖龙九变,九次蜕变,破而后立!

        凤族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破而后立!

        麒麟一族虽还不知有何秘法,但可以肯定的是,定然有同样的涅槃蜕变之法。

        「三族的时代,终已逝去,大哥放心,吾烛龙会守护好龙族的!」

        烛龙心境颇为复杂,突破亚圣境自然是最大的喜悦,但悲的是,大概终生要止步在此境了。

        不成圣,终是蝼蚁!难以逾越那一步!

        烛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魏叔玉的身影,「汝太过神秘了……就算吾突破至亚圣境,依旧看不透你……」

        「量劫之后,吾龙族又该何去何从?十万年之后吾龙族又该何去何从?若汝能突破那最后一步,吾龙族就算是再臣服百万年、亿万年那又何妨呢?」

        「阿广,准备些寒冰酿吧,老祖需要亲上金鳌岛一趟见见他。」烛龙吩咐道。

        「啊?老祖宗要亲自前去拜见主上吗?孙儿们去便行了,何须老祖宗亲自出马?」烛龙证道亚圣,敖广是有些膨胀了。

        「准备去吧。」

        「是,谨遵老祖宗吩咐。」敖广咽了咽唾沫,终不敢反抗老祖宗吩咐。

        ……

        而此时。

        西方,须弥山,菩提树下。

        如来佛祖再次面见接引、准提,「圣人,那无当圣母提出要吾佛门归还乌云仙,才肯归还灵宝。」

        接引、准提断然摇头,「那乌云仙可是随侍七仙之首,封神时便有斩却一尸征兆,若放其回截教,岂不是为截教增添了一准圣修士?」

        「不可!」接引、准提断不想看着截教坐大。

        如来佛祖听到圣人开口,并未显意外,再次缓缓道:「全凭圣人定夺,只是那乌云仙留在吾佛门之中,似乎也无甚大用。」

        接引、准提也是十分头疼惋惜,这乌云仙作为随侍七仙之首,资质悟性皆是极佳,若能归入佛门,佛门必会增添一位菩萨至尊!

        奈何,这乌云仙乃是死硬,无论说什么都不愿加入佛门,其道心坚定,佛门的普渡神通也对其无用。

        最后接引、准提无奈之下,只能封了其元神六识,将其当做一只普通的大金鳖养在八宝功德池水当中。

        接引、准提十分肉痛,十七罗汉的灵宝可是佛门为数不多的先天灵宝,没了灵宝,就像是猛兽失去了爪牙,一身战力大打折扣……

        接引、准提脸色忧愁疾苦,还在犹豫。

        准提沉思了片刻后,试着道:「师兄,放回乌云仙可以,放回之前吾先坏了其道基!」

        「不可!」接引听着准提之话,立刻摇头。

        「汝若坏了乌云仙道基,正好给了通天出手理由,其虽然无了诛仙剑阵,但还有青萍,若其报复佛门,吾佛门弟子谁可抵挡?」

        准提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坏人道基,与杀人无疑,必定彻底惹恼通天,后果是佛门不能承受的。

        接引脸色忧愁疾苦,「其他条件不行?」

        如来佛祖无奈摇头,「无当圣母她只要乌云仙!」

        接引圣人陷入了沉思。

        良久后。

        「师弟,便放回乌云仙吧。」

        「截教道统几近覆灭,多一个乌云仙,翻不起什么浪花来,影响不了大局,倒是吾佛门罗汉失去了灵宝,乃极大损失……」

        准提听着师兄话,终是叹了一口气点头,「好吧,便放回乌云仙吧!」

        「如来,此事便交由你了。」

        「是,小僧谨遵圣人法旨。」如来佛祖面容平淡,看不出神情有任何变化,但心底却极大松了一口气。

        灵山,大雷音寺。

        如来佛祖走至了八宝功德池旁,看着池水中数只鳖鱼游动,其中领头的是一只大金鳖,正是乌云仙。

        乌云仙,先前威名赫赫,威震洪荒三界,乃大名鼎鼎的截教随侍七仙之首,而如今却耻辱的跟众鳖鱼待在一个池子中……

        如来佛祖静静看着乌云仙,痛苦的闭上了眼,随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心底生出歉意,「乌云师弟,你受苦了……今日之后,便脱劫了…脱劫了!」

        如来佛祖一挥手,带走了乌云仙,化为一缕金芒,朝金鳌岛飞去。

        金鳌岛,碧游宫。

        水火童子领着烛龙老祖前来面见魏叔玉。

        烛龙老祖亲眼看到了魏叔玉坐在教主席位上,恭敬行礼:「烛龙见过主上。」

        魏叔玉端坐在蒲团上,身前摆了一副棋局,黑子白子捭阖拼杀,魏叔玉正在研究棋局,也不看烛龙,只是开口道:「来了,坐。」

        「手谈一局吧。」

        烛龙静坐在了魏叔玉对面,观察着棋局,出声道:「重开一局,还是……」

        「不用重开了,就用这个残局吧。」

        烛龙不在言语,拿出了一颗白子,好似随手便可下,烛龙老祖作为活了亿万年的老怪物,棋力自是不弱。

        说是棋局,不若说是布局能力,烛龙亚圣修为,自诩是不弱的!

        但当烛龙真拿起白子时,再观览棋局,白子与黑子相融相杀,迷雾重重,却不知该如何下子。

        半刻钟,一刻钟。

        烛龙额头上涌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观览此棋局竟玄之又玄,不知该如何下子。

        啪嗒!

        烛龙犹豫再三后,终是落了子,这一手避让了魏叔玉的黑子冲锋!

        魏叔玉见着烛龙落子,嘴角微微翘起,一枚黑子紧跟其上。

        啪嗒。

        啪嗒。

        大殿中,不断传来落子的声音。

        十手过后,本来黑白相持的棋局,已发生巨大变化,烛龙持的黑子被白子追杀,生机已绝…再无翻盘之机。

        烛龙神情有些呆滞,静观察着棋局,心头很是不解,刚刚明明是相持之局,自己怎会这般快便落败了……

        而这时,水火童子缓缓走上前去,小声道:「小老爷,如来佛祖岛外求见。」

        魏叔玉面露轻笑,「此局今日便下到这吧,你我先去后殿。」

        烛龙有些失魂落魄的点头,心头还疑惑不解,怎会这般快落败。

        水火童子在一旁笑了笑,「烛龙老祖,方才的残局,是老爷亲自与小老爷下的。」

        「什么?上清圣人与主上下的?」烛龙心中万般惊骇。

        「主上竟能够与圣人下棋而不落败?难怪自己会输的如此惨烈……」

        为您提供大神传奇校长的《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145、血道长河,亚圣烛龙,棋局对弈免费阅读.

        wap.

        /91/91977/20506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