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83、乌巢禅师,北冥妖师宫

83、乌巢禅师,北冥妖师宫

        接引、准提知晓取经人不见了,自然是坐不住,转身下了紫霄宫。

        如来佛祖亲自去了两圣开辟的极乐西方小世界,禀报敖烈消失不见。

        接引面容显得忧愁疾苦,准提沉着脸色。

        “是不是截教出手了?”

        如来佛祖果断摇了摇头,“弟子注意着无当圣母,其并未出手。”

        “截教上下,此刻有如此能力的仅有无当圣母一人。”

        “不是无当圣母,不是通天教主,那能是何人?”接引、准提心底也十分疑惑。

        “据王灵官说是一团诡异的黑雾出现劫走了敖烈。”如来佛祖如实道。

        “诡异黑雾?又是诡异黑雾?”

        “妖族之人?”

        “看其修行法力,的确像是妖族!”

        “北冥妖师宫?还是北俱芦洲的妖庭?”

        “弟子不知。”如来佛祖摇了摇头。

        接引沉吟了片刻,“师弟,莫急,先召来乌巢禅师询问一下。”

        “嗯。”

        准提即刻颁下圣人法旨,传召身在乌斯藏国香樟树上的乌巢禅师。

        一道绚丽的虹光滑过,乌巢禅师出现在西方极乐小世界。

        这虹光神通,名为金乌化虹之术,乃是天地间第一的飞行术法!

        乌巢禅师,便是当年遗留的最后一个金乌,在佛教中地位显赫,名乌巢禅师,又号大日如来。

        而佛门教主,乃是释迦摩尼多宝如来世尊!

        “小僧乌巢,见过两位圣人,见过世尊。”乌巢禅师向接引、准提、多宝如来行礼。

        “乌巢不必多礼。”

        “今日召汝来,是有关西游取经佛子之事。”

        乌巢禅师点了点头,“敖烈之事,小僧已经知晓,那团诡异的黑雾,不是我妖庭大妖。”

        “不是妖庭的?”

        “自巫妖量劫后,妖族损失惨重,偏隅一角,除却白泽、计蒙、英招、鬼车,我妖族中无人有这般实力。”

        “不是妖庭行事,但小僧不能保证是不是北冥妖师宫行事。”乌巢禅师有些不太确定。

        毕竟,当年巫妖决战之际,鲲鹏卷走了河图洛书,才导致妖庭溃败……

        鲲鹏虽还有妖师之名,却是不受妖庭正统承认!

        但鲲鹏创出妖文,又身为紫霄宫中三千客,斩却三尸的老牌准圣大圆满修士,妖庭没落之后,又不敢去招惹鲲鹏。

        接引、准提陷入了沉思,思虑良久后,又深叹了一口气,“多事之秋啊!”

        “本想着人阐欠我佛门因果,不得插手取经,但却没想到有其他势力阻挠。”

        “如来世尊、乌巢劳烦你二人走一趟北冥吧,若是鲲鹏所为便让他交出敖烈,若不是,便警告一下,让其妖师宫弟子在西牛贺洲收敛点!”

        “是,谨遵圣人法旨!”

        如来佛祖与乌巢禅师,随即化为两道灵光,出了灵山,前往了北冥。

        北冥,终年积雪覆盖,雪花漫天,亿万年寒冰凌冽至极。

        北冥正中,有一天池,天池宽广不知多少里,池水却未结冰,清澈透明,散发着阵阵寒意。

        这妖师宫,便立在天池之上。

        两道梵光落在了天池内。

        妖师宫中,鲲鹏老祖正在参悟河图洛书中周天星辰运行轨迹,感知到两缕气息降临,缓缓睁开了双眸,脸上露出固有的阴翳冷笑。

        “锵!”

        “嗷!”

        先是一声嘹亮的大鹏啼鸣,接着便是一声悠扬厚重鲲鱼长鸣。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鲲鹏展翅高飞,怒风在其翅下,平静的天池水掀起万丈水花,波涛汹涌。

        一道冰蓝色流光落下,鲲鹏穿着一袭冰蓝色道衣,静站在了雪山之巅。

        “老祖亿万年不曾出世了,与汝佛门更是无甚瓜葛,速速离去。”鲲鹏的声音有些阴翳,自当年截杀红云过后,便未怎么出过北冥了。

        “小僧如来,见过鲲鹏妖师。”如来佛祖还是礼貌的行了一礼。

        一旁乌巢禅师刚想开口,鲲鹏便先冷笑道:“别,您就别了,鲲鹏可当不起太子行礼。”

        鲲鹏说的太子,便是指乌巢禅师了,世间最后一只金乌,陆压。

        堂堂妖族太子,妖庭唯一继承人,竟跑去了西方当了佛门的秃驴?

        鲲鹏很是气愤,很气。

        若是其父帝俊、叔父东皇太一知晓陆压当了西方秃驴,恐怕会气的从坟墓里活过来。

        鲲鹏当年知晓大势不可违,暗中受东皇太一诏令,带着妖族至宝河图洛书遁去,但无论如何没想到,东皇太一战死。

        这天地间,再也无人能评判鲲鹏当年做法,鲲鹏也懒得解释……毕竟解释也无用!

        乌巢禅师修行佛法般若心经,面容平淡,开口道:“鲲鹏老祖,身为紫霄宫中三千客是这天地间大能前辈,又贵为妖族妖师,小僧自要行礼的。”

        “呵!”

        “回吧,我与汝没什么好说的,想聊什么,让白泽过来!”鲲鹏说完,便欲离去。

        如来佛祖无奈摇了摇头,“鲲鹏老祖,小僧此行前来替两位圣人带个话。”

        “桀桀,搬出圣人了吗?”鲲鹏冷笑了一声。

        “鲲鹏老祖,可曾见过敖烈?他是我佛门佛子,若是前辈见过,还望告知下落。”如来佛祖出声道。

        “见过又如何?没见过又如何?搬出个圣人便能吓到吾鲲鹏?若是想知道,让圣人亲自前来吧!”

        鲲鹏说完,便回了妖师宫。

        乌巢禅师面容平淡,缓缓出声道:“敖烈之事,应当不是鲲鹏所为。”

        乌巢禅师或多或少还是了解鲲鹏的,若是真是其所为,也不会有如此底气,让圣人亲自前来了。

        如来佛祖面容也陷入沉思,“不是鲲鹏所为?”

        乌巢禅师也陷入了沉思,心中暗暗道:“难不成…真的是白泽他们在暗中进行?”

        “看来得回北俱芦洲一趟了。”

        敖烈踪迹,成了三界之谜,接引、准提圣人亲自坐镇,也无甚好办法,只能慢慢等待,等天道指引!

        乌巢禅师则是回了一趟北俱芦洲。

        北俱芦洲深处,满是毒虫瘴气,烟云缭绕,终年不见阳光。

        妖庭损失惨重,在多方钳制之下,只能退到这北俱芦洲,残喘!

        “白泽妖圣、英招妖圣、计蒙妖圣、鬼车妖圣,敖烈失踪之事,跟我妖族有关系吗?”

        白泽缓缓摇头,“妖族此刻不宜出山,劫走敖烈的不是妖庭妖族,大概是西牛贺洲那群家养的野生的妖族!”

        牛魔王的来历,小妖不知,但真正的大能却是知晓,来自碧游宫,算是家养的。

        蛟魔王,师承妖师宫,自然也是家养的。

        其余诸妖基本就是野生的,不归听妖庭行事,野生妖族!

        wap.

        /91/91977/20276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