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37、神农本草经,梦中再传仙法

37、神农本草经,梦中再传仙法

        孙思邈摇摇晃晃走在回去的路上,夜晚微风吹拂,有阵阵凉意。

        酒不醉人,人自醉,孙思邈装醉,魏叔玉是拦不住的了。

        孙思邈回到了医馆,心中思绪万千,心乱如麻,面对魏叔玉方才所说,没有丝毫动心,是不可能的。

        但,孙思邈不想害了魏叔玉,与漫天仙圣对着干,岂会有好下场?

        千万重思虑下,孙思邈有些倦了,乏了。

        很快便进入到了梦中。

        孙思邈只感觉神魂轻飘飘的,来到了一山巅,日出云海紫气东来蔓延万里,金光闪烁,祥瑞万千。

        “吾…这是来何处了?”孙思邈四处观察,发现此山竟跟自己记忆中的泰山之巅很是相似。

        泰山之巅,云海缥缈,隐隐间出现了一人影。

        “孙思邈!”声音空灵虚幻,又带着无上的威严。

        “您是?”孙思邈睁大了双眼,向云海望去,但却始终看不清云海中的虚影。

        “吾乃神农氏!”云海中再度传出威严的声音。

        孙思邈听着云海中传出的声音,顿时睁大了双眸,满脸的不可置信,“神农氏?地皇?”

        “后辈孙思邈,见过人皇!”孙思邈连忙行礼道。(天地人三皇以及五帝,都可以称为人皇。)

        “不必多礼,吾此次召汝,乃为了传汝神农本草经,望汝好生修行,辅佐吾人族新主!”

        “人皇共主,吾人族新主在何方啊?”孙思邈急忙发问道。

        “汝,今晚不是已见过了?”

        “勿要多言,准备接受传法吧!”

        “是!谨遵人皇诏令。”

        话音落下,便见着云海之中飞出无数人族文字,涌入孙思邈的脑海之中,文字组合起来,正是完整的神农本草经。

        待魏叔玉传法完毕后,孙思邈的个人信息便发生了变化。

        姓名:孙思邈

        种族:人族

        资质:后天人族巅峰

        修为:炼虚合道(初期)

        功法:神农本草经

        起初孙思邈修为是炼神返虚境巅峰,修行的是千金药方、药经,但其终归是神农本草经的残篇!

        如今,有神农本草经醍醐灌顶,倒是一下子便突破至了炼虚合道境初期!

        “传法完毕,望汝好生修行,助我人族!”声音愈发变得缥缈起来。

        云海仙境,泰山之巅,逐渐消失在孙思邈的眼前。

        医馆当中。

        孙思邈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来,惊呼道:“人皇共主!”

        “是一场梦吗?”

        “不对!”孙思邈双眸猛地一缩,已然感觉到体内炼虚合道境的法力。

        孙思邈急忙闭眼,神魂感知,识海正中有着一本古书,古书上镌刻有五个大字,“神农本草经!”

        孙思邈识海中响起轰鸣的声音,掀起了惊涛骇浪,笃定道:“魏叔玉他就是吾人族新主!”

        “一定是,不然人皇共主不可能召我去泰山相见,梦中传法……”

        “人族新主,人族新主,吾人族有望!”想到此处,孙思邈立刻站起身来,出了医馆,再朝郑国公府走去。

        月明星稀,夜深了,凉意也更甚了,但孙思邈的心,却暖热无比。

        “孙先生,这是往哪里去?”黑暗中响起魏叔玉的声音。

        “此行,乃为了救助人族!”孙思邈双眸凝视着魏叔玉,认真严肃道。

        魏叔玉恭敬向孙思邈行了一礼,同样凝重道:“吾绝不会辜负先生,绝不会辜负人族!”

        ……

        夜深人静,魏叔玉回了郑国公府。

        八月已过,九月新来。

        夜天气,更加凉了。

        庭院中湖水寂静,落叶轻轻坠落在湖面,激起了阵阵的波纹。

        魏叔玉便如同一缕树叶,落在了这西游当中,已然激起了波纹涟漪。

        魏龙缓缓出现在魏叔玉身后,“公子,那孙思邈已为公子所用了?”

        “嗯,都是为了人族。”魏叔玉轻轻点头。

        “公子,老龙最近感觉有些不对劲,长安城多了数缕气息……”魏龙有些担心的说道。

        “泾河龙王为佛门重要的棋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想必已经触碰到佛门的底线了,漫天仙圣的注意力也从九天下移至了长安。”

        “近来的长安,风起云涌呐……”

        “那公子,咱们何时离去?”

        “长安还未准备好,待开春之后,便去安平,那里才是吾等积蓄力量之地!”

        “是,老龙唯公子马首是瞻!”泾河龙王魏龙,恭敬道。

        “若吾人族振兴,汝为吾人族龙魂守护,一荣俱荣,近来行事小心一些吧,那神秘青衣男子登府,吾感觉到了一丝气息……”

        “是,公子!”

        ……

        天色黎明之际。

        天地间升起一阵阵寒意,细小入微的水珠凝结成了霜花,黏贴在枯黄的草木上。

        今日方才迈入九月,便出现了霜降,比以往年份似早了半月。

        庭院之中。

        魏叔玉穿着一袭白衣,体内法力肆意流淌,打着太极拳法,寒气无法侵袭,反倒是热气蒸腾,有缕缕白气挥发。

        清晨,阳光持续的落下,白色的霜花才渐渐融化,化成水珠,不均匀的滴落。

        魏叔玉练功完毕,回到卧房当中,换了一身新的衣物,叫道:“媚娘,起床了,吃早饭!”

        魏叔玉声音落下,并无回音。

        “媚娘,起床吃饭。”

        “嗯唔……”武媚娘只感觉眼皮有点发酸发烫,有些睁不眼,浑身乏力酸痛,发出声音也娇弱无比。

        魏叔玉也察觉到了武媚娘有些不对劲,迅速走到床边,看着她脸色惨白,无一丝血气,哪里不知是生病了?

        魏叔玉昨日获得神农本草经传承,此刻也是一名全知全能的医者,望闻问切,一眼便能看出病因。

        魏叔玉将手贴在武媚娘的白皙的额头,很是滚烫,“想来是昨晚喝了点酒水,又被凉风吹着了,寒气侵袭了身体。”

        魏叔玉从一旁拿了一条湿毛巾,拧干了水分敷在武媚娘的额头上,为其降温。

        武媚娘这才恢复了一点意识。

        “昨天便感觉到了身体不适?为何不告诉我?”魏叔玉发问道。

        武媚娘一双美眸顿时涌现了一层雾水,然后费着极大的力气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魏叔玉,不说话。

        魏叔玉:“???”

        魏叔玉又拉住了武媚娘的手腕,为其诊脉,诊脉下来,脸色变得铁黑无比,“气血亏空,身体羸弱,应国公府究竟在干什么!”

        魏叔玉从武媚娘的脉象便可看出,持续十年,她可能连一顿饱饭都没吃过,气血亏空,身体羸弱竟至此,新婚之夜自己竟然未发现?

        幸亏那夜用阴阳之力,蕴养了其身子,否则会更差劲!

        “躺着休息,我去煎药。”魏叔玉暂忍住了心中气愤,缓缓站起身来。

        武媚娘却猛地拽住了魏叔玉的手,艰难的转过身来,恳求道:“别告诉爹……”

        魏叔玉听着她话,顿时明白是何意,刚刚成婚便生病多少有些晦气……这是封建时代的认知!

        “安心休息,今日为夫请假,不去早朝了。”

        wap.

        /91/91977/20276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