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唐连中三元,惊闻我父梦中斩龙在线阅读 - 10、火云洞三皇五帝,状元之位

10、火云洞三皇五帝,状元之位

        魏叔玉早起修炼完毕,与老爹一块喝了杯早茶,便朝皇宫走去,准备参与朝会。

        而此时。

        三十三重天之上。

        火云洞。

        三皇五帝大殿。

        天皇伏羲、地皇神农、人皇轩辕以及五帝,静坐在大殿之中,脸色显得愁容。

        三皇五帝入驻火云洞,名义为人族镇压气运,非无量量劫不得出!

        实际上,三皇五帝是被囚禁在了火云洞,永世不得出……

        “西游量劫要开始了吧?”正殿之中伏羲天皇,沉声说了一句。

        “要开始了,佛法东传,将瓜分完人族最后的气运……”神农氏、轩辕氏点头,声音中满是无奈。

        颛顼、帝喾、尧、舜、禹五帝,脸上也露出悲愤,“可恶,我人族难道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没办法反抗?”

        五帝话音落下,正殿中变得一阵寂静。

        “人族…该怎么反抗?”

        “人族孱弱,该怎么反抗诸天仙圣?太清圣人、玉清圣人、上清圣人、西方二圣……都是圣人至尊啊!”

        “自商朝后,人皇自降位格为天子,人族气运又流逝无数,再难有反抗之力……”

        “唉!”正殿之中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声,这是一种巨大的无力。

        伏羲、神农、轩辕皆是准圣大圆满修为,三皇道果位同圣人,但这又如何?

        位同圣人,却不是圣人,不成圣终是蝼蚁,改变不了人族被宰割的局面。

        正殿之中,寂静了下来,变得无比的寂静。

        而就在这时。

        伏羲低着头的猛地抬起,瞪大了双眸,有些难以置信,震惊大声道:“它怎么又出现了?”

        神农、轩辕几乎与伏羲同时抬起了头,双眸望向虚空,不敢相信道:“它不是遁入虚空乱流了吗?”

        就连五帝,也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崆峒印!

        崆峒印,乃人族至宝,敕封人族三皇五帝关键之物!

        当年正是太清老子手持崆峒印,才能行立三皇五帝之举,更是将三皇五帝软禁在了火云洞!

        再加之三皇五帝身兼人族气运,对人族至宝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

        连诸天仙圣都未察觉到崆峒印的气息,三皇五帝却通过人族气运感知到了。

        三皇五帝皆是站起身来,对视一眼,确定自己感知未错,“崆峒印后来不是遁入虚空乱流当中了?”

        “人族至宝竟此时出世了?”

        “人族有变!惊天之变!”

        伏羲周身准圣大圆满气势尽数升起,祭出了一巨大古朴龟壳,施展自创的先天八卦术,推算崆峒印在谁手中,以及人族走向!

        伏羲全力推衍,一缕玄之又玄的气息反噬。

        “噗!”伏羲吐出一口鲜血,后退了数步,半坐在地上。

        “大哥!”神农、轩辕皆是急忙上前搀扶,十分担忧。

        伏羲嘴角渗出血迹,但双眸却是精芒闪烁,摆了摆手,“无妨,量劫已至,天机不明,吾遭到了一丝反噬……”

        “天机晦涩不堪,难以推测,但吾也看到了一角,崆峒印在吾人族之人手中!”伏羲气息微弱的说道,但双眸中精芒却不断。

        “在吾人族手中?”

        “这难道是吾人族的机会?”

        三皇五帝正殿,又寂静了下去,这次寂静中,显然多出了一丝希望的生机。

        ……

        与此同时。

        西方,大雷音寺。

        如来佛祖高坐于九品功德金莲,梵光阵阵。

        底下,八大菩萨、十八金身罗汉、众佛陀、尊者,兴盛至极。

        观音菩萨与文殊菩萨走上前一步,恭敬道:“禀我佛如来,魏征已经斩杀了泾河龙王,吾在泾河龙王冤魂中留下了一缕佛门梵光,可以护住他不受大唐人族国运反噬,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便可直接影响唐皇了!”

        如来佛祖微微点了点头,“甚好,现在便等待金蝉子的第十世了!”

        “我佛门大计,不可出任何差错!”

        “是,谨遵我佛如来法旨!”

        ……

        长安城,大明宫。

        雕栏玉砌,金光璀璨,富丽堂皇。

        李世民身穿一袭大裘冕,头戴翼善冠,一身气势,不怒自威。

        大殿正中,文武百官齐列,皆是双手放置身前行稽首礼,朝拜道:“臣等拜见陛下!”

        “免礼!”

        “谢陛下。”

        “开始朝会。”

        “先前殿试,魏叔玉提出的制番之策,汝等皆是已看过,对于朕钦点叔玉为状元,可有异议?”

        底下,文武百官皆是出言道:“叔玉的制番之策,沿袭汉制,又推陈出新,实在是惊为天人,陛下英明,臣等并无异议!”

        “臣等又听闻,叔玉乡试会试皆是第一名成绩,如今钦点为状元,便是连中三元,实乃我大唐国之栋梁!”

        魏征上前半步,朝大殿中诸位同僚行礼:“犬子怎经得起诸位同僚如此夸赞,言过了言过了。”

        魏叔玉也跟着老爹走上前一步,向诸位大臣行礼道:“叔玉惶恐!”

        “哈哈哈,这可不是那个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魏叔玉啊,今日倒是变得谦虚起来了。”李世民高坐于上,大声笑了笑。

        “不错,锐气与谦虚皆有!”

        “着朕旨意,赐魏叔玉翰林院修撰正六品!”李世民大手一挥,宣布了对魏叔玉的封赏,甚至还特意提高了半级,翰林院修撰一般是从六品的。

        “多谢陛下,必为大唐效死!”魏叔玉行大礼,恭敬向上大拜道。

        而就在此时。

        魏叔玉的识海里又响起系统声。

        “宿主连中三元,获封正六品翰林修撰,改变西游走势,获得奖励:一千缕人道气运。”

        魏叔玉听着系统声音,嘴角不由微微翘起,“一千缕人道气运…比较丰厚!”

        此刻在朝堂上,魏叔玉并未着急察看系统,而是将目光瞥向了身后的陈姓学子。

        父亲魏征梦中斩龙,这是西游,而今年又是贞观十三年,那陈姓学子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陈光蕊!”

        “唐僧他爹!”

        “要是没有自己,陈光蕊就是状元了,自己是夺了本属于陈光蕊的状元之位,改变了走势!”

        按照西游来看,贞观十三年,陈光蕊高中状元,娶了丞相殷开山之女殷温娇为妻。

        同年,陈光蕊携妻子殷温娇赴江州任,途中被艄公刘洪打落江中,并被冒名。

        也正是这年,泾河龙王被斩,冤魂不散,日夜骚扰李世民,李世民实在没办法,才决定在长安举办水陆法会,超度亡魂,主持者正是长大的后唐僧!

        这…无疑就出现了相悖!

        贞观十三年,陈光蕊被害,殷温娇腹中孩子还未出世,唐僧就长大成人了?

        “此次殿试,陈光蕊位列第二,名列探花,受从六品之职,赴江州上任。”李世民宣布了敕封。

        魏叔玉听着李世民的敕封,印证的心中猜想。

        “或许时间不准呢?”

        “泾河龙王今年被斩,冤魂不散,怨气并不是一下子达到顶峰,而是骚扰了李世民十几年……十几年后的怨气或许在某个势力的推动下,形成了气候,令李世民难以招架,这才举办了水陆法会。”

        “这么来看,便说的通了,冤魂缠了李世民十几年,十几年后水陆法会召开,唐僧作为佛门之子,主持水陆法会,一役名震长安,为成为取经人埋下伏笔!”

        魏叔玉的思路,变得清明了许多。

        wap.

        /91/91977/20276133.html